亓要

私语

恶作(1)

明明是想写一个纯YY反穿故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这是一个惊悚故事吧……

搬家后你终于有了完全属于自己的私人空间,兴奋散尽后你居然升出些寂寞,这是全然没有父母同住时的温馨感觉。你趴在床上戳开淘宝,准备多购置一些摆件。
你早看上金牌店里的热销抱枕,想等着给自己也买一款。但花了半天时间,你面对一堆图宣越看越尴尬,却还是没发现自己喜欢的样式。
百无聊赖往下翻了许多页,你突然在一堆相似的图片捕捉到不一样的风格,你定睛一看:“AA专定——将爱人送到您身边(拍前务必联系客服)。”
你点开页面研究了半天商品介绍,觉得这大约是个可以来图定制抱枕的。
“你好,请问这里可以自由选择定制人物吗?”
“名字。”
“荒,阴阳师的,我...

陈晓和苏柯(2)

初中读了几周,陈晓一次做早操时偶然一瞥,居然又看见苏柯。
她心里想有什么好在意的,但耳朵还是忍不住听着,从只言片语中听出他是楼下七班的学生。一个学校又怎么样,陈晓很快把这事忘到脑后。
每天困在教室里,陈晓与同班同学日日相对,喜欢过前座的毛文,后座的程尚山,旁边的林培。喜欢林培的时候陈晓的暗恋反应最为强烈。
她不知道自己中了什么邪,突然一眼心就开始疯狂跳动,浑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叫嚣着跳到他面前展现自我。
陈晓觉得不对劲,但她难以抗拒,她亲近他并为此发自内心的兴奋欢喜。
这太糟糕了,她感到紧迫,必须学会控制自己。对于陈晓来说,面子高于一切,她绝不乐意让人看出自己有喜欢的人。
这是弱点,是把柄,她冷酷的想。
陈晓小...

陈晓和苏柯(1)

不要小看小孩子啊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班上终于开始兴起送生日礼物的风气。
苏柯是班上最受欢迎的人,陈晓已经忘了他是什么时候从众多人中脱颖而出开始备受关注,她总记得好像还在不久之前他还是安安静静的总一个人独来独往。
陈晓很快没有再深究这个问题,她觉得苏柯挺好,受到欢迎也不是什么太奇怪的事。
苏柯有一双黑亮的眼睛,仿佛就与旁人不同,他眼里永远有一泓水,潋滟映出纤长睫毛。他的皮肤也白而干净,在太阳下偶尔挂上一点红晕。总之在苏柯眼里他怎么看怎么可爱。
苏柯没有人送礼物,但她也兴奋着,想送别人礼物。她看见苏柯收下各式各样系着蝴蝶结的包装盒,扬着笑一一和人道谢,她想我也要送他礼物。
准备礼物花了陈晓一番时间,她没去过精...

关于海惑

阿德莱德第一次一见钟情就栽倒在人鱼这个巨坑里,从此以后不得不警惕爱情这被人胡乱歌颂的小妖精。
人鱼就是野兽,不过学会了人类的甜言蜜语,充分利用起来为自己谋取的优势。
阿德莱德是他耗尽好运逮住的猎物。人鱼的概念里没有人类的爱,他凶狠而势利。
阿德莱德赌赢了,活着当上女王,人鱼就老实呆在他身边,他可没有吃软饭的羞耻感。寻找强势优秀的伴侣是野兽的本能。
这对于人鱼是一个童话故事,他得到了他理想的稳定生活,逃出牢笼,再也不用唱他讨厌的歌。
对于阿德莱德,她更想申请重来。再来一次机会选择单身,嫁给她的王国。

关于人鱼性格想举一个例子说明。
人鱼曾对阿德莱德说过他们的孩子拿出去卖一定能让人竞相拍出高价,他对此是自豪的,...

博雅真可爱

源博雅BG

这其实和式神们女朋友校园设定一个背景,但同时出场不能再你我他指代必须起名字就很麻烦了,随便写一下博雅同学,设定是挂名学生会长,实权副会是晴明,酒吞是体育部长吧……使得小学妹从此沉迷晨跑吸霾

源博雅和她坐在安静后台房间里,舞台的震响闷闷传来,和着隔壁喧闹的人声。
她走到门边,一群穿裙子的演员从面前经过,昏沉灯光下好像有无数金粉闪烁。一个高个子的女生在后面催促,拥拥挤挤,化妆品的味道散在一起,敞开的房门里还憋着无数人头。
她又关上门,“你这里怎么没人。”
源博雅玩着手机,“他们集体表演组织起来总要麻烦一些。”
手机响起电量不足的提示音,她走回他身边,坐在桌子上看他。
源博雅身上有一种独特张扬的气质,...

茨木BG  应该BE 

 

番罗(2)

门被拉开,头顶托盘的兔子跳进屋内,清晨的阳光和恼人的声音一同出现,“早上好,荒。早餐时间到。”
今天是难得的大晴天,雾霭散去,终日阴沉的都坪山也被照耀出明媚温暖。相较于过分活泼一早就开始啼叫的鸟儿,荒算是起迟了,他懒懒翻身,躲开这过分的明亮。
放下托盘,兔子跳到床上,踩了荒几脚滚到他面前,把草屑都蹭在他被褥上。
“你会赖床还真是少见。”
“我以为这里是有统一时间安排的。”
“唔,今天太阳出来的早嘛。”
“你故意的。”荒睁开眼睛,捉住兔子耳朵把它扔回地上。兔子在半空灵巧翻转,刚刚平稳落地就被一团衣物完全盖住。
番罗赶紧控制住兔子,它正手忙脚乱挣扎在衣物里,就被一只手轻易捞出。它抬起头对上荒探究的视线,探究它这...

番罗(1)

荒BG 标题无能就是女主名字了

剧情还在不稳定状态

时间线设定在晴明都没有出生,茨木都没有遇见酒吞以前。

我本来是要写茨木BG的结果下手变成了荒…

后文会努力把茨木和他女朋友一起塞回剧情里

伊吹就是那个每天委派的猫吹

私设满天飞,OOC惯例出没


—————————
方圆百里,最大的妖怪聚集地是都坪山。荒远离喧闹而行,偏偏又走到这妖怪地盘上。

他在山下停住,眼前石砌的破旧台阶直上百米,直到消失在幽暗密林中,抬首就可遥望见终年不散的云雾,把碧色无边沉淀出阴沉寒意。
他一边走一边回忆,想起此处应该有一大妖坐镇。

白日里山间日光也被遮尽,黯淡鬼火为引,他一路无阻,路上碰见些许妖气却没...

长发公主故事我能改一百遍
童话真可爱

公主荒已经在高塔上住了十九年了,第十九个年头,他依旧没有等到离开的机会,但他为自己养出了足够了耐性。
这一天凭借辽阔的视野,他敏锐的发现森林有人闯入。果然,不一会儿他就看到东面出现一队人马,塔下的草丛里冒出一个顶着鸟巢的傻气脑袋。公主荒想要移开视线,他的王子应该是天下一等的聪明人。
“嘿!”傻气的姑娘在底下张开双臂打招呼,“你是谁?”

海惑

那一年偷跑的人鱼。



岛就是岛,不需要名字,因为它亘古不变,是唯一的依靠;人鱼就是人鱼,不需要名字,因为它们生死更迭,族群庞大。小岛内水以外五十公里被鲨鱼的猎场包围,那是人鱼古老的墓场。他们依岛而生,海域辽阔无边无际里,他们却仿佛被上天永远囚禁于这一方水域。
水中阴影浮动,浅水里跳跃的阳光波折,反射出一片刺眼的雪亮,人鱼看见血肉粘在上面,破碎的组织缓缓上升,皮扯着骨头,那属于一只饱满有力的手,那只手曾从他背上扯下一整块皮。
鲨鱼以餍足的姿态不紧不慢的侧游过礁群,黑色的眼睛透过缝隙盯住漏网的人鱼,巨大的嘴贪婪的咧开。人鱼仿佛看见一个笑,跨越了种族展现出猖狂的恶意。
人鱼咬紧牙,他要活下去。他掐住游过...

1 / 10

© 亓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