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要

私语

雨生(1)

已经离阴阳师很远的同人。

主角是现在还很烦人的小屁孩。陈晓晓按照戏份勉强算她半个主角好了。

陈晓晓,来自22世纪,现在正在北海道上空自由的飞舞,真正代表人类实现了长久以来的梦想,然而严格意义上来说她已经不是人了。一切的起因是中华上下五千年烂透了老梗——穿越。当初她正在十八岁迟来的叛逆期,为了高考志愿半夜离家出走到了家门口的路灯下时突然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拉扯,后来她就莫名其妙出现在古代日本,继承大妖青行灯的名号从一丛幽火中醒来。
现在她正被同样巨大的力量拉扯,这熟悉的感觉令陈晓晓心中生出一丝期待,难道她可以回去了吗?可这力道也委实太可怕了,她看见漩涡在她眼前逐渐成形,抗拒的本能升起,她拼了命按住自己身下...

阴阳师被式神气炸以后

放弃吧就算黑化你们也是当不成霸道总裁的,家庭煮夫还可以考虑


平安京内由阎魔主持的新一届“论如何解决劳动密集型产业人员紧缺现状”的讲座刚刚结束,众多式神揉着脖子,从大门涌出。
“诶黑童子,听说你家还有两只天邪鬼赤,能借一个吗?”鬼使黑从妖怪堆里挤出来,凑到黑童子身边压低了声音问他。
“呵,怎么不问你的好兄弟借。”想一想就知道是那天串门的鬼使白说漏了嘴,黑童子笑了一声,抱着他的镰刀头也不回的走了。
徒留下鬼使黑咬牙切齿,“小屁孩,一点不懂尊敬师长。”

顶梁柱沉迷恋爱脑,导致阴阳寮内斗法不断,委托绕道,耗费增加,每个月阴阳寮的薪资都在历史的低谷上再创新低,小道消息传遍全界,所有非人类都知道这绝对不可能是获...

浮生(end)

果然,感受到结界碎裂,她笑起来,追寻着源头,她“看见”海啸后萧瑟的村庄,枯枝插在已近干涸的水面上,地上到处是零落的杂物,寂静里听不见人的哭嚎。看来早就已经结束了,她从悬崖处上来,看见海岸交界处突兀伫立的身影,她眯起眼睛,这场景真是熟悉。

她慢悠悠的往荒身边走去,那人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听见她的脚步连头不回。“来看看我们的模范救世主做了些什么,该说不愧是神明吗?冒犯的代价真是惊人。”她的语气欠揍至极。

“你早就预料到了不是吗?”他声音嘶哑,若溺水者力竭的挣扎。“山里的鸟居拜的就是你。”

她想,他大概以为自己是来看笑话的。她看着浪潮退却后的海天一线,再没有渔船来去的踪迹,她的神情有一瞬恍惚...

你是纯洁无瑕

般若的新皮适合干点什么

写到一半窗外雨终于停了,没兴趣了
——————————————————

雨水淅沥,连绵的灯火长巷里阴影不灭。闯入的牛车惊起不寐的飞鸟,月光映照积水,木屐扣在地上,踩出的波纹里依稀可见少年的身影。
般若就这样站在雨中,垂下的伞遮住面容。白色和服在夜色里宛如幽灵。她跌跌撞撞从牛车上爬下,提起宽大的衣摆走向他。
是他了,她可以肯定。
他在这里,她笑起来。
但还未近,她终于开始犹疑。
“我还是来找你了,般若。”她喃喃自语,茫然的打量着他,怀疑起自己的冲动。“你说过会带我走的。”
般若伸出骨节分明的手,召唤她上前。她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但他一定是笑着的。
她的心重新安定,她的脚步越来越急切,心情...

胆小鬼(补完)

一个糟糕的荒,是真性格糟糕。性格设定时想假如他创伤后心理有点坏掉可能是什么样子,这是一个版本

———————————————————
荒把阴阳师一个人丢在岩山,他只答应帮忙除妖但没说过陪她回来。哪怕只是举手之劳他也可以视而不见。

你还不配和我走在一起,他的眼睛时这样说的。阴阳师的笑容挂不住了,不管怎么说她都还是一个年轻冲动争强好胜的人,她没有再恳求,为了保住自己心中岌岌可危的尊严,她收回手,在荒之前先一步走上了下山的路。然后她假装左顾右盼时回过头,荒果然已经不在原地了。

他响应召唤,似乎又抗拒契约结成的关系,那他究竟为什么要出现?阴阳师一个人站在山里心中万般委屈,不知道回去再见到他还能不能像往...

武侠背景的片段尝试

荒BG 设定不完整 假武侠武器武功我一个字懒的写
OOC有
年龄差存在
仔细一想莫不是荒叔的一曲夕阳红……
————————————————————
一、
荒的剑还挂在腰间,但依旧有冰凉的刃贴在她喉前,这是她自己的短剑,真是好笑,她自负身手灵活却反授人以柄,实打实的自己送出了武器。
“你是谁?”荒的姿态很放松,是猫看见老鼠,随意的逗弄。一个小姑娘而已,他兴致缺缺倒不至于大动干戈。
她眨了一下眼睛,明目张胆的打量他,“我是谁不重要,我只是来找一个人。”他居然没有接话,她有些不满,只好继续撑着往下说,“我来找的一个有趣的人,一个天下闻名却居然少有人见过的人。”
荒的表情微妙起来。
“杀手?”他看着银亮的刃,这是淬了毒...

我家荒…真软
再写不出霸道总裁荒就准备写黑化了!

来日应识

荒BG
你们式神好时髦哦一个二个都戴面具,给荒酱也来一个。
他在出现时身上挂着的就是面具了(我真不确定原画上挂的是啥
设定有非人类聚集类似鬼市的集会,大家都在浅催眠状态会下意识忽视彼此所以相安无事。少女晚上灵魂误入
————————

少女独自漫步在街道上,灯笼绵延出红光晦暗,新奇古怪的吆喝在拐角的阴影里此起彼伏,鼓点震荡,带出一分热闹。少女目不斜视,一步又一步笔直往前走,穿过无数来来往往头戴面具的身影。
一个人类少女。
道路旁闪烁的眼睛在窃窃私语,露出垂涎的光。
“人类?你是专程来寻我的吗?”无数流淌的人影中一个突然停了下来,舌头从面具下滑稽的嘴中漏出,蛇一样伸向少女,它狞笑着,已经想象出鲜肉入口的美味。
少女...

关于荒的争风吃醋

阴阳师和荒BG
奶爸荒…少年荒有同镜出没
女儿出没
——————
“荒大人。”式神行了礼进入和室,被在荒头上为非作歹的小姑娘吓了一跳,荒还如往常一样面容冷肃,可小姑娘搂着他的脖子已经给他打理得一丝不苟的柔顺长发扎起了小辫子。
头顶侧翘着发环的荒疑惑的打量着来者,“有什么事情?”

来者赶忙低下头,以免一说话就蹦出笑来。他谨慎言行,迅速完成陈述退出来,隔了老远才敢回味刚才的画面偷笑,他都想请画师绘幅图重现场景和大家共赏了。

式神走出以后,荒才继续管理起女儿来。从她口下解救出自己的一缕头发,荒把她放在身后的软毯上,看她东摸摸西摸摸就是不肯老实看自己。他还记着最近发生的种种,用双手扶起小姑娘的脸和她眉眼相对...

祀——小姑娘和哥哥

如残叶溅,血在我们脚上,生命便是死神唇边的笑——李金发

一个暗黑?向有灵异的故事,但我觉得挺甜,写出来让失眠而恍惚的自己不再怕鬼

——————

山里的天色永远不会亮到通透,一片零星起伏的悠长鸟鸣中居然有人轻唤的声音。

“哥哥,哥哥,你在哪儿啊?”低垂的树枝拨开,小姑娘踩着层叠茂密的茎叶,寻找熟悉的身影。一阵窸窣,从不远处钻出一个人来,他拖拽着步子,像是有锁链束缚一般脚步跟不上身体,带着身上乱七八糟的旧首饰叮当乱撞,但他全然忘却自己的迟钝,卖力的往小姑娘身边挪动。

啪叽,他摔倒了。小姑娘赶紧跑上去,他听到脚步,也不再挣扎站起来,抬起脸,小姑娘看见一个糊了笑容,泥巴草屑粘在上面。她叹了口...

2 / 10

© 亓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