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要

私语

我们阴阳师不需要良心(六)

前文请戳(五)




虽然心中吐槽我还是遵守承诺拖着大天狗出了门。
“大人,我刚刚才想起来,去寮办的话和找博雅根本不在一条路上。”
“有什么关系嘛,每天出门顺便看看博雅不是有利于身心健康吗?不能浪费我给他买的全套外观啊!”
“所以我只是大人的借口。”
“不不不,太愚蠢了,我是你的借口。有没有很感动?”
“说实话,完全没有觉得。”
夏天真的很热,超级热,就算我和大天狗全程乱七八糟的闲扯也难以转移被热浪蒸腾的痛苦,早知道我不应该一时兴起带上他,雪女、河童或者荒川哪个都比大天狗有用…
一步一个脚印,我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熟了,所以到底为什么要规定在平安京内不准飞行啊!
“……狗子我们出门还是早了点,这太阳这么大,我有点晕,我拿东西,你能抱我走吗?”
“不要,会热。”
实在是太不可爱了,我生气的拿走他的扇子,用力对着他扇起风来。
“前面的人请让一让,诶翅膀收一下,车要来了!”
大天狗拉着我退到一旁,马车在我们面前飞驰而过,引出我们火热的视线。
商城新出的,夏日限定,你值得拥有——“所以我们寮为什么没买?”
“因为大人你上个月又过度氪金,再买马车未来两个月贷款就要还不上了。”
“你、你怎么知道?”我一把用扇子遮住脸,心想怎样赶紧换个话题。
“前些天看到召唤室里的符纸了。”大天狗理着衣袖状似不在意的开口。
在式神面前提起召唤这个话题总是令我心虚,好像这是我对他们明晃晃的表露不满一样。失策失策,还是因为最近太闲散都忘了整理召唤室,看来下次召唤完还得尽早销毁证据。

注定只能靠脚的我们很快就一个字也说不出了,我决定改变计划,先去找更近一些的源博雅,至于寮办那儿现在只希望能在下班以前赶到。

我整理了一番衣服,擦掉汗水,然后按下确认键,等着大门在我面前缓缓打开。
“是你们找我啊,”源博雅带着爽朗的笑容出现在门口,朝大天狗点了点头,“有什么事吗?”
大天狗递出一路提着的包裹,“给你带了酒,可惜酿造的时间不够长,味道要淡一些。”
“啊,没想到!真是太谢谢你了大天狗!”
“对了,博雅,有空陪我们去趟阴阳寮吗?”
“大人。”大天狗露出了不赞同的神色。“我们说好的。”
“没关系的,我也没什么事,刚好可以和你们一起。不过稍微等一下好吗?”源博雅扬了扬手中的酒,示意要先回去把它放好。
“可以的话请换上夏日祭的新衣服,应该已经送到了吧?”我的金不能白氪!
源博雅倒是没所谓的表情,点点头应允了,看起来还完全不懂的换装的乐趣所在,由此我可以想象到他本人绝对是一套衣服跑天下的作派,实在是太浪费了。
他回身走到半路又想起来转头问我:“对了,晚上要去烟火会吗?”
糟糕,这满满的即视感怎么回事,总觉得这种确认一旦拒绝就无法开启什么特定路线了。可是人满为患的烟火会我内心是一点也不想去的,尤其是想到一路上可能会碰见八百个茨木童子和八百个大天狗……这种画面光是想象就非常可怕了。
“对不起,博雅,我其实没有这个计划。”
“噢,那我还是可以回来吃晚饭的。”源博雅一拍脑袋愉快地走掉了。
这么开心……信不信我把神乐单独带出去玩三天啊。



评论
热度(17)

© 亓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