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要

私语

我们阴阳师不需要良心(九)

墙头满地跑,真爱随时倒。——控制不住自己的阴阳师

前文请戳(八)



寮办通知,和荒的合作已经谈妥,神明即将加入卡池,接受召唤。
这真是一个好消息,简直是近日平安京日报上最有价值的消息了。报纸首页上放着荒的照片,大幅、高清、彩色、全身照,我由衷的赞叹起这位神明大人的颜值和身材。
“好极了,下一个一定就把你召唤出来!”我拨通了久违的充值专线,先买它个一打符纸。
路过的大天狗看我熟练的输入支付密码,深深叹了口气,“大人,请理智消费。”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我直接让妖刀姬把他关在门外。
“自从解决了和茨木那家伙的对峙后,大人似乎又活泼了许多呢。”红叶坐在桌边偷笑道。
女性式神正围在一起打牌,红叶一走神,不小心就抽走了本该是青行灯的牌。
青行灯的鬼灯在暗下来的屋子里幽幽亮起,映着她投向红叶的沉默目光。
“原来不是我的牌啊。”红叶乖巧的眨眨眼,递出了牌。青行灯接过来一看,红桃Q,还是不行,白瞎了她这一手顺,然而她神色依旧一片淡然,躲开清姬在一旁观察的目光。
我丝毫感觉不到旁边牌桌上的斗争,愉快的和小纸人签收了新鲜出炉的符纸就往召唤室跑。
我信心十足,坚信自己马上可以如愿以偿,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大约欧极必非,在与小鹿男订立契约后我已经很久没有召唤到SR了,兔妹倒是是真的爱我,就算我早在第一章以前就与它订立契约,新派来的分身都得辛苦的再跑回去,她也乐此不疲接连不断的出现以表达她对我真挚的喜爱。
我沉痛的叹了口气,难道是那次与小鹿男订立契约是力量消耗过度了?
一段时间过后,氪金买纸,熬夜画符已经成为我的日常活动,而欧皇A子早都把荒的能力封印全部解锁,我却仍旧在召唤他的道路上和一只又一只的山兔拥抱。
感觉心痛,不想说话。
“所以大人的脸真的很黑吗?”随着笛声而来的辉夜姬从树后面探出头,好奇的看着在树下挖坑哀悼又一打符纸阵亡的我。
当然不是啦,我的小公主,看我现在手下有多少式神,你们都是我魅力的证明啊!
万年竹放下笛子面无表情的说道,“大人,你要的哀乐已经吹奏完了,顺便恕我直言,你似乎并没有魅力这种东西。”
“胡说,想想当初是谁愿意贡献自己的宝贝竹子给我做魔法杖的。”
“诶,仔细一看真的好像呢!”辉夜姬看着我习惯性的用魔法杖拍打着手心,和万年竹的动作如出一辙,再仔细一看我的魔法杖还和他的笛子一般明显有竹节的凸起。
万年竹并不否认材料的出处,“但要不是因为你无理取闹,也不至于沦落到用竹子作为施法道具。”
我举起魔法杖,正色道,“它听到了会伤心的,万年竹。请记住它是魔力之杖,尊严神圣不可侵犯,就算出身平凡,它也绝不止是一根竹子而已。辉夜你快忘掉刚刚万年竹的废话。”
“喔…”
万年竹状似不经意的接口:“其他人用的都是御神木,大人,你没忘记吧。”
“……”
好吧是时候来一弹追忆往昔了。
众所周知,现代各种法力衰微得厉害,接受聘任而成为阴阳师的我虽然体内存有灵力,但这点力量实在低弱的可怜,不过这并没有关系,身为阴阳师,我们只需要用这一点灵力充当打火机去点燃柴火堆就够了。
阴阳师的法器在存储能量的同时具有高导能性,正是引燃大火的媒介。虽然力量上大不相同,但晴明的扇子神乐的伞都和这是一样的原理。
御神木正是制造法器的主要原料。当初寮办给每名登记的阴阳师都发放了定量的御神木,让我们自由制造法器。毕竟是要承载力量的东西,法器的设计以耐久稳固为上,但是我那时年少无知,过分注重外观,导致完成的几样成品都因为雕刻过于精美而先后碎裂。
一穷二白的我无力再购买原料,刚好那时万年竹来了,面对我们寮再没有法器不能出任务,就要集体饿死寮中的悲惨未来,万年竹在我的请求下帮我造出了魔法杖,一用就直到现在。
说实话,刚造出来时它外表看上去简直就是传说中的打狗棒。尽管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它被万年竹改的更像放大加长的巨型笛子,我还特地往上面绑了椒图特制的风雅系吊坠,但这也拯救不了它形状上和棍棒高度的相似性,以至于到今天我每次带着它出门只要干劲十足都会被人认为是去约架。
这和阴阳师一贯的形象简直太不符了。然而这毕竟是万年竹为我制作的,虽然嘴上不乐意但他心里可在乎,要是我敢随意处置我这根棍子……我的魔法杖,他一定会把我从友好交往名单中永久拉黑的。

评论(2)
热度(16)

© 亓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