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要

私语

【茨木BG】时尽(一)

女主死亡结局预警

不是茨木杀的,茨木还是很甜的

想到人类的脆弱有感而发



一天的工作结束了,阴阳师闭门休客,趁着等饭时在房中小憩,式神们蹲在后院享受各自的私人时间。暮色降临,阴阳寮的大门却再次被敲响,咣当刺耳,一声比一声急促。
不一会儿,茨木童子就不悦的从房中走出,带上门后才沉声问向廊下的灯笼鬼:“怎么回事?”
“略略,茨木大人,外面有人敲门,没见过。”
周围的灯笼鬼都纷纷附和,“没见过!没见过!”
“安静一点!”茨木低声呵斥,揉了揉眉头迈开步子,想来又是些不懂规矩的人,他尽早打发走便好。万不能让阴阳师知晓,一听到委托她总不管时间忙不迭完成,今日都忙了一天,总该让她好好休息。
“大人…请救救我们,大人呐,行好开开门…”
茨木走近时才发觉门外伴随着敲打反复哀绝的呼喊,似乎已经不是普通的事务了。大门打开,一个灰扑扑的人影摇晃着扑了过来。茨木不闪不避,收住了准备好的话,暗自打量着来人:皱纹挤在他脸上,干瘦佝偻,鞋子挂着半只,脚上也满是泥土——不是本地人。
那人在近前似脱力一般突然跪下,“求您救救我们,阴阳师大人。”
“我不是阴阳师,详情等见到她以后再说吧。”
“你…”来人抬起头,却好似被震慑到下意识的回缩,“是鬼!”
茨木不屑轻嗤,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异于常人的身形在剪影下更加明显,“我带你去见她。”
看着沉谧昏暗的庭院,异乡人一个哆嗦,咬咬牙,加快了步子跟上。
“大人,”茨木轻轻敲起房门,“有来客求见。”
屋内沉默许久,终于在一阵响动以后门被拉开,走出了一位衣着繁复的少女,虽然年纪尚轻,她身上已有气势。她轻点下颌,示意众人随她转进一旁的厅室内。
主客相对而坐,纸人化身的侍女殷勤的奉上茶点。
异乡人忍不住吞咽的动作,在阴阳师宽和的眼神下一番狼吞虎咽。“大人见谅,小的实在是饿的急了。”饱食之后,他窘迫的一番解释,随后捧着茶杯,向阴阳师叙述了发生在他们村庄中沉重的灾难。
车泽是几百里外一处偏僻小村,这几十年因为特产被往来的商旅开发,才与外界多了往来。这样的小村本是宁静平和之地,可几年以前村里一家未许人的女儿竟产下妖物,虽然那妖怪出生不久就被消灭,但那以后一些村民身上开始出现妖怪的特征,许多人因此发了疯,能跑的也早都拖家带口离开,到现在村里还剩下的人都身负妖怪诅咒,变得短寿而怪异。比如这个来访者,他的半只手臂已经被漆黑的鳞片覆盖,没有了夜色掩饰,在灯火下格外显眼。
阴阳师低下头,毫无疑问,这一切与妖怪有关,问题必须解决,而那个孩子……她与茨木对视一眼,这必然是找出答案的关键。

评论
热度(10)

© 亓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