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要

私语

我的本丸就交给你继承了

我流本丸,然而现实是我还没辞去审神者。
女主上京川河子,CP荒酱。放飞自我,写哪儿算哪儿,有后文一定是因为想吐槽自家刀了。
也不打荒tag忘记男主是荒吧。我是很认真的思考给自家荒加个行走江湖的曾用假名,同姓单字垣,划一下线。



“所以说前任审神者并没有死?”
“没有那种事情。”狐之助停在灯柱上正色,“只不过政府判断这里的刀剑有暗堕可能,审查是必要的。”
“你们所谓的暗堕有几分可能?”
“五五开,这是基于对众多样本数据统计的得出结果。”
“还真是高的可怕……需要我解决掉他们吗?”
“不,只要本丸还能继续运作,如何处理这些刀剑完全是审神者的自由——这是政府的意思。”
“唔,看来要见机行事了,老妖…公?”河子硬生生拗过了将要出口的字句,“你怎么了!”
是本丸的自动保护机制启动了,对审神者以外力量的统一压制。
“没有事,看来我触动结界了。”荒看了眼变小的手,换了一件合身的和服,只把原先腰间的刀留下。
河子张了张嘴,挫败道,“…荒,我还是叫你阿垣算了,你不准备变回来吗?”
“会影响结界的,如果一切顺利这样也没有关系。”他语气轻松,惹得河子多看了他一眼,上下一番打量,没想到他少年形态时质感这样纯粹。
“先进去吧,审神者大人。”
“噢。”河子的手握住,她指尖划在不似往常的柔软的手心,颇有些心不在焉。
“哐”有刀剑出鞘声冲破昏沉,河子立刻紧绷神经,来了吗,报告中常见的进门杀。她从原地跳开,审视着一旁的环境,风吹得密叶作响,虽然她将是众多刀剑的主人,但现在她手无寸铁,她展开手从身旁人腰侧抽出刀,利刃相交挡住了压下的杀意。
一击收手,白色的鹤轻巧的后跃,落在大门前的香炉上,阴影从高处投下,“哈,吓到你了吗新来的审神者,抱歉抱歉,”他把反光的太刀收入鞘中,“刚好感应到结界波动,没想到审神者这么快就上任了。”
河子觉得他白色的头发反光到刺眼。
“鹤丸殿下…”狐之助尾巴摆动,急切开口,它可不希望新任审神者第一天就和本丸主力埋下误会。
鹤丸对它作出噤声的手势,“如果不害怕的话,请随我来,其他人应该都在院中等你了,大人。”
“您不自我介绍一下吗?鹤、丸、先、生。”
鹤丸的眼神落到河子身旁的少年身上,又自然的移开,“哈哈,介绍可是必要的礼仪,当然要等到大家一起才足够正式,请不要心急。”
“那麻烦您走快点,我倒真的挺急的。”
狐之助在一旁不安的刨了刨地。


评论
热度(5)

© 亓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