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要

私语

【荒BG】浮生(二)

几个月以前的坑了,令人窒息 原来发的整成(一)
私设多,OOC惯例
我的眼里常含泪水为什么写不出霸道总裁荒
每次写完都觉得他又乖又可爱…没救了



鱼在山洞里等了几日,那只狐狸果然来找她了。鱼看着她身上冲人的血气直皱眉头,“你做的过分,我也帮不了你。”
“妾身心愿已了,只是来向大人道谢。”
“不必,说出去左右都是我没尽职责。恩怨两清,他们欠你的你都索取完了,现在该是你还债的时候了。”
“妾身知道,”狐狸低下头,言语中满是决绝的凶狠,“吾儿可怜,这一劫妾身无法逃避!”
老套的故事,不谙世事的小狐狸不听母亲劝告与人类相恋私奔,多年后落魄的男人回到村中,狐狸才发现自己的女儿曾沦为供人取乐的玩物,现在早就死了。她不是大妖怪,但睚眦必报的性情一分不少。妖怪与人,一笔烂账。
“够了。”鱼挥了挥手,狐狸对她行了个十分端正的礼,轻快的消失在洞外,方圆满是阴阳师布下的阵法,只等猎物自投罗网。
鱼坐在崖边,有人走到她身后,“作恶的妖怪已经被抓住,我确实错了。”他回忆着束手就擒的狐狸,内心复杂。
鱼脸上表情不变,捡起石头投进水中。荒知道她根本不是新近游荡到此地的妖怪,也许这里发生的所有事情她都一清二楚。“山里的鸟居为什么没有神社?”
鱼打了个哈欠,“这里本来就没有神社,你是从哪里知道有鸟居的,小家伙?”
荒紧闭了唇,村民对祖上流传的祭祀并不上心,谁都不知道他们祭拜的究竟是谁,所以他来到时村民毫不犹豫的把他作为神子供奉,但此处原先真的没有“神明”吗?他梦见山里无人拜访的落魄鸟居,那里明明还能隐约感觉到力量存留。然而若真有“神明”为何村民的不敬没有引出报复?
“你呀,为人类真是尽心。”鱼拍下衣服上的灰,“别想太多了,不知道的东西大都没有知道的必要。”荒没有拦住,只能看她转身跳到海里消失了踪迹。
鱼对荒忽然失了兴趣,荒却不得不找上门来。鱼知道最近的事他必定会插手,可她就想磨着他,给他多添些麻烦,是以她从海里出来躲进自己的小山洞,布下隐藏的结界,一闭眼睛睡了过去,任谁召唤都不回应。
可荒还是很快就找了过来,鱼睁开眼睛就知道他站在门口,没有借助其他人的帮助,他是过来求药的。
被猎杀的生物怨气长年累月的形成诅咒在村民体内传递,终有爆发的那一天。人类向海洋索求本是一场交易,村民遗忘传统的祭祀,抛开对自然的敬畏,妄想能不付出代价,怎么可能呢,报应迟早要来的。这份诅咒是自然对人代代相传的制擎,他们只要还依赖这片海域为生就无法摆脱。荒的出现使村民避开了风险灾厄却反倒加速了诅咒成毒爆发。
“我知道你有办法。”
“是,我去除不了诅咒但可以解决中毒的症状,虽然只是清除表面的毒。”鱼撑着下巴现在也懒得思考他为什么这么快能找到这里,又为什么肯定她有办法,她以为他必先要打探询问一番的。
“这就够了。”荒当然知道诅咒的来由,这是不可解的。
“那先说好,为了他们你愿意付出什么代价呢?”
“你想要什么?”荒在来之前就已经知道她什么都不需要,会提出什么要求完全都是随着性子,对于她而言这好像只是游戏。荒迫切的希望她提出一个合理的条件,他并不想亏欠这样的她然后与她再有什么交集。
“真无趣,你什么都没有。”她抬了抬下巴,“那我要你的血,你要多少份药就那多少杯血来换。”
她把药放在荒面前。
荒点点头,很干脆的切开了自己手腕。“很公平,但我必须看着你处理掉它。”
很快桌上就已经满了一杯血,鱼意外的看着溢出力量的液体,她能感觉到这对于妖怪的吸引力,这东西会带来麻烦。
“我知道了。”她点点头把杯子推回去,“你自己喝掉吧。”
荒愣住了,他果然无法理解这妖怪的想法,他没忍住想要一个答案,“你不是要代价吗?”
“没错,我要的代价是让你付出代价。”
莫名其妙,荒拒绝了,他不想让自己认可的天平变的不平等。
“麻烦,难道你喝下去多少血就能补回来多少吗?对我而言你喝下去和倒在门外并没有区别。”鱼被他的执拗弄得头疼,“好了……”她用指甲划过拇指尖,淡红的血很快流出来,她把血滴在杯子里,“现在呢?给你下毒怎么样,哪怕是我海里那些不开化的同类们一点毒液都可以随便毒死人。”
他会被毒死吗?无论毒性多少,按她的性格是不可能让他毒发身亡的,她也不想亏欠于他,于是荒利落的举起杯子。
“你还真敢喝!”鱼瞪了他一眼,在杯沿将要触上以前夺过杯子一饮而尽,血把她的嘴唇全染红了,她重新跌回椅子里,翻过杯子向荒示意没有剩余,“够了吗,现在滚吧。”
药非常有效,荒后来又来鱼这里连着放了许多次血,交易一旦成立神明也不能毁弃,每次鱼都瞪着眼睛喝下他的血倒好像是受他逼迫。
“恩怨难清,别老是这么一头热。”有一天她注视着荒苍白的唇色,咧开猩红的嘴对他笑,“你要牢记自己为这些人做出的奉献,不要有一天恍然醒悟算起帐来才觉得后悔。”
这话带着灰色好像诅咒缠在荒耳边,是不详的预示,然而荒并不在意。
“到时候你会后悔吗?我真想看一看呐……”

评论
热度(4)

© 亓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