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要

私语

【荒BG】阴阳师与荒

短短短



1、荒一睁开眼睛就知道今天会是自己的幸运日,是客观的有益,并不代表能带来愉快。他花了比平时多一倍的时间在走出房间之前准备,今天会发生很多事情,他知道。
结果他刚出门就被慌慌张张的阴阳师撞了个满怀,并被邀请和大家一起打扫庭院,一天的行程都定下了,出乎意料的简洁,这真的算幸运日吗?
不,这其实是幸运的开始日。

2、
阴阳师在看书,荒看见那本书时就知道它会被弄丢,他望了一眼专注的阴阳师,还是选择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房间,没关系,她很快会为了求他帮忙寻找失物自己找上门来的。

3、
“停下,你离我太近了。”
“噢噢……”阴阳师一脸茫然的收回脚步,努力睁大眼睛分辨没点灯的房间里荒在哪个角落。
“…你踩到我的衣服了……”
“抱歉抱歉!”阴阳师手忙脚乱的从柔软的衣物上爬起来,摸索着后退两步在应该是荒对面的地方坐下。
荒在黑暗里一样能看着阴阳师清晰的面容,“有紧急任务?”
“啊…是的,我过来拿上次放在你这里的道具。对了,你有预见什么吗?”
荒摇了摇头,想起阴阳师并不能看见,他只好说了一遍。
“看来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可阴阳师还是有些忐忑,“那我去出任务了,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寮里事务看来都要麻烦你了。”阴阳师抖抖衣服准备起身离开,却被荒按住肩膀坐了回去。“怎么…”她愣住了,有濡湿柔软的东西印上她的额头,一个吻……
“你一直想要的…一个践行礼物而已。”他的语气陡然一转,“早点回来,对于琐事我最多只有一周的耐心。”
阴阳师傻傻点头,捂着额头晕晕乎乎的离开的荒的房间,她怎么也记不清自己什么时候说漏过嘴,还是自己的想法已经明显到人尽皆知?
荒盯着她的背影消失在房门后,寂静里他仰躺回床上,按下起伏的心绪,自己居然会做出这样亲密的举动,还是因为“看见”太过细致的画面了吗……没办法,影响真的比自己想象的要大得多…

4、
荒没有预料到自己会和阴阳师有直面冲突的那一天,阴阳师的情绪像是一点就炸的火药,不明不白的爆发,至少在荒看来是没有理由的。但并不是没有理由,阴阳师残存的理智非常清楚,不过是不可能满足的渴望在心底萦绕,压抑不住终于咆哮发声罢了。她痛恨这样的自己,却控制不住质问荒的尖锐语气,责备他一点一滴的关心,式神与阴阳师,联系是必然的,是她想的太多,她其实知道他一点错也没有。
荒听着阴阳师的话心沉下去了,未来的预言永远在他脑海里反复,它们折叠到一起,不可能一点影响没有,他难得的重新体会到惆怅的情绪,自己总是不活在当下的。普通人可能沉溺于过去,他却反而被未来束缚,自己无意识投放关注在阴阳师看来已经成为超越当前关系内含义的负担。未来不是一成不变的,在改写的故事里只有自己会被消失时间线的幽灵附身。
他兀自沉浸在思绪里居然忘了审视脱口而出的话语,在针锋相对的交战中,他不小心吐露出真实的情绪。
阴阳师理智的一面立刻苏醒过来,她嗅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小心翼翼地诱导捕捉荒内心漏出的字句。
然后阴阳师有了新大陆一般的发现,她情绪一振决心单刀直入,“你是不是喜欢我?”
荒马上愣住了,所有的思绪一下子被打断,然后阴阳师看到他在长久犹豫以后一个几乎微不可察的点头。绝妙的好消息,阴阳师的内心立刻炸开了烟花。
“对不起!我错了我错了……”她兴奋的扑向毫无准备的荒,“我也喜欢你呀!”
荒的脸上居然也会有茫然的表情。

5、
“你早就知道会发生什么,所以你总是没办法拒绝我的要求。承认吧,有没有一点期待?”
荒有些别扭,“未来也是能够变动的。”
“嗨,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你在我喜欢上你之前就喜欢我了?”
“没有。”
“真的?”
“不可能。”
“看来是真的了。”
“不要白日做梦了…”荒忍不住转过头来,猝不及防被阴阳师一把搂紧,她窝在他脖子上,让他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谢谢你,”他听见她细小的声音,“真的,谢谢你…”

6、
“你回来啦!”阴阳师兴奋地迎上来,拦住了荒半踏进门的脚步,如往常一样紧紧搂着他,荒低头看到阴阳师不安分的头在自己身上蹭,“这身铠甲好硬…”阴阳师不满的抱怨。
荒点点头,“没事,我以后不穿这套了。”
“不不不!这套挺好!”阴阳师赶紧改口,她的手还在恋恋不舍的骚扰荒露出的腰侧,让荒觉得自己被占尽了便宜。他制住阴阳师的手强硬的把她牵回房间,阴阳师听到他似是抱怨的警告从前面飘来,“下次不准再把我堵在阴阳寮门口,任何理由都不行。”

7、
“把你的龙借给我玩几天可以吗?”阴阳师拍拍白龙的头,龙仿佛听懂了阴阳师的话,绕着她游了一圈,把头搁在阴阳师脖子上两只一起眼巴巴的望着荒。荒从书里抬眼看了他们一眼,“不可以。”
阴阳师追问之下才知道月亮也好、龙也好哪怕是那个头都是荒力量外现造出的形体,所以没办法离开他太久。
“哦,那你的品味还真是…挺好的。”
荒瞟了阴阳师一眼,摸着龙不说话。
后来阴阳师还是从荒那里弄来一条龙,迷你版的,阴阳师开心极了,开始疯狂出门,见人就炫耀她的新宠。荒留在庭院里揉着眉头,头疼的关闭了感知。

评论(2)
热度(55)

© 亓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