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要

私语

海惑(一)

灵感来自小美人鱼

妖艳心机型垃圾人鱼和沉迷一见钟情对象栽跟头的公主
只要人鱼没把公主卖了数钱就算HE



故事的开头依旧是老套的很久以前,我们说西边临海的王国里有一位小公主,她自幼在城堡里长大,向往都城以外的世界,尤其是西边那辽阔的海。
公主从没下过海,但有一天她甩开侍卫,悄悄跑到海边,命运就此拉开帷幕,她在浪潮退去的崖下发现一只昏迷的人鱼。一只真正的人鱼,公主扶起他时看见他半掩在水下却隐约可见的尾巴,淡金色的鳞片零星的撒在腰线上,和白皙的肌肤一起出闪烁明亮的光。
公主的注意力被吸引了,她痴迷的看着这与众不同的生物,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想要了解他陌生的构造。
低冷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不要碰我,你没有好好学过礼仪吗人类?”
人鱼醒了。公主的手腕被制住,人鱼锋利的指甲刀片一样抵在她的皮肤上。
公主看见他蓝到发黑的瞳孔,深处的漩涡无尽令她胆寒,可她想接近他不是出于伤害的目的,娇宠长大公主第一次强烈的感受到渴望,她只是想走近他。
公主冲动起来,她鼓起勇气靠近人鱼。人鱼骨节分明的另一只手很快也掐住她柔弱的脖颈,但她毫不畏惧,她直视眼前的那双蓝眸以一贯的镇定姿态开口,“异族人,我的弱点正握在你手上,你愿意放心和我交谈了吗?”
无知无畏的幼稚人类,人鱼审视着公主的脸,内心黑暗的暴虐在角落里叫嚣起来,怂恿他剖开温顺的猎物。但他不该这么做,他舔了舔唇下隐藏的利齿,思索片刻后周身的气氛一下轻松起来。
人鱼收回了自己的手,悄悄蜷起尾巴受伤的一侧,显露在外的肌肉也刻意放松下来。他撑着石头改作怡然的姿势,“好,那我们来聊一聊,你想知道什么呢,小姑娘?”
公主舒了一口气,天真的以为自己得到初步的认可,只要不做出过激的举动久可以与这难得一见的异物和平相处,她的阅历还是太浅了。人鱼看着她的视线游走不定,侵略性的目光从来没有放过她身上的致命部位。
“我想知道海里是什么样子的,你从海里来,里面也有宫殿吗?人鱼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你可以变出人腿吗?”公主迫不及待的抛出问题。
“听好了:有宫殿,我们和人差不多,可以变出人腿。”
公主用略带羡慕的语气惊讶道,“那你们岂不是也可以到陆地上来玩?”
人鱼内心嗤笑,话虽如此,可谁会为了简单的娱乐就忍受痛苦化作人形在陆地上行走呢?
“够了小姑娘,你的提问环节结束了,现在是我的提问时间了,你是谁?”
公主的本能在一瞬间颤抖,她想要撒谎,但这不是她该有的作派,她咬紧嘴唇还是努力挺直背报出了自己的名号——帝国皇女阿德莱德。
人鱼打量着她身上华贵的饰物,嘴角染上笑意,看看他找到了什么——一位货真价实公主。
“很好,阿德莱德,告诉我你想要什么?”人鱼的语调带着魅惑人心的力量,公主阿德莱德的眼神迷茫了,她有想要什么吗?她被人鱼鼓励的眼神注视,“我想要……“她在渴求什么?公主的大脑迟钝的运转,她迷茫的眼睛盯了人鱼半晌,他暗金的长发随着半隐的脊背线条垂落到透明的海水中,公主终于给自己找到了愿望,”也许…我想要你。是的,我想要你!”她不再疑惑,脸上染出轻快的明媚,毫不羞涩的袒露自己的想法。
“一个任性的愿望”,人鱼皱起眉头评价,开口却还是循循诱导的温柔的语调,“那么作为交换,你能给我什么呢?”
阿德莱德的脸羞红了,她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从来没有人敢向她索要代价,她能给出什么呢?她忘记了她充实的宝库,忘记了她手中的权柄,她像一个真正陷入恋爱中的少女一样,认为自己一无所有,只有自身还能当作为礼物,她骄傲又不安,“我会爱你。”
人鱼并不满意她的答案,公主的回答和想要吃糖的胡闹孩子一般,她甚至都还没弄清楚她自己的底线,凭着一时冲动的发言她可以走多远呢?他撑着头想,仅仅这样是不够的。“爱情?你不能擅自把自己女人的身份当做交易的筹码,至少该给我一个具体的承诺作为你的诚意。”
阿德莱德愣住了,她还能给他什么?她终于想起来了,“无论是何处的珍宝,只要你提出,我都愿意为你夺得并双手奉上。”
人鱼兴致缺缺,新的答案里也没有他感兴趣的东西,但不能否认这位公主未来也许能给他带来惊喜。
深海里传来号角的呼唤,人鱼侧耳听了一会儿,干脆道,“那就这样吧阿德莱德,相信我们会再见面的。”他深深望了公主一眼记下了她,摆动尾巴潜回海中。他还记得给她留下一个堪称美好的背影,她会记住他的,他知道。
神明不会向人类索求,但他们会给予人考验,阿德莱德坐在房间里回忆起人鱼,幻想他也许是海中的神明,想起他最后突然的离去,她希望在短暂的相处中自己没有让他厌烦的地方。
这是怎么了,阿德莱德拍拍自己的脸,一向自信大胆的她居然也会忧虑他人的看法,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爱了吧,她脑海中回旋起玫瑰色的绮丽,也许她能为了人鱼暂时抛弃身份像一个普通少女做一些出格的事,不去想那些烦人的政治和责任。

评论(3)
热度(7)

© 亓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