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要

私语

关于荒的争风吃醋

阴阳师和荒BG
奶爸荒…少年荒有同镜出没
女儿出没
——————
“荒大人。”式神行了礼进入和室,被在荒头上为非作歹的小姑娘吓了一跳,荒还如往常一样面容冷肃,可小姑娘搂着他的脖子已经给他打理得一丝不苟的柔顺长发扎起了小辫子。
头顶侧翘着发环的荒疑惑的打量着来者,“有什么事情?”

来者赶忙低下头,以免一说话就蹦出笑来。他谨慎言行,迅速完成陈述退出来,隔了老远才敢回味刚才的画面偷笑,他都想请画师绘幅图重现场景和大家共赏了。

式神走出以后,荒才继续管理起女儿来。从她口下解救出自己的一缕头发,荒把她放在身后的软毯上,看她东摸摸西摸摸就是不肯老实看自己。他还记着最近发生的种种,用双手扶起小姑娘的脸和她眉眼相对,“看着我,你必须记住,我才是你的父亲。”

小姑娘黝黑的眸子无辜的望着他,眨了眨眼睛一幅我听不懂的样子,荒眯起眼睛,放松语气哄诱道:“来叫一声父亲大人。”

小姑娘左看右看,荒还是没有放开她的意思,过了好一会儿她小手啪拍在荒脸上,对着快走到门口的少年立刻嚎啕出来。

少年加快了步子,急匆匆的凑上来抱起了小姑娘。荒看着被另一个自己抱在怀里瞬间雷雨转晴满意的直哼哼的女儿,再一次不满的强调,“谁是父亲——她这么大还认不清人吗?”

这话要怎么接,少年荒有点尴尬起来,“可不管怎么说,我们…其实算同一个个体…”

他的出现是一个意外,之后发现自己和阴阳师本是一对情侣更令他吃惊,他还不懂情爱,每日看着长大后的自己和他人成双入对总是感觉微妙。阴阳寮仍在建设,他也乐得趁着资源不足就保持这幅身型和自己区分,但爱情可以区分亲情却难以划界,不管怎么说,这孩子说是他的绝对也没有问题。他本就喜爱小孩子,现在更无法抗拒血脉相连的关切感。

荒看着他熟练的哄抱,想起孩子不久前才回报给自己的一泡尿,一拂袖唇瓣紧抿。

“小孩子大约总是喜欢温和些的人。”少年头疼的看荒,憋了好久说出来一句不算多大安慰的解释,这里除了自己没人能宽解他的脾气,但自己恰恰是源头,这还真是,他看着怀里的小姑娘,顺着她咿咿呀呀零星的指示赶紧逃出室内。

温和?荒对此嗤之以鼻,盯着他们的背影越看越不得劲。他一个人坐了一会儿,下午再去找女儿时居然也换了一幅模样。

小姑娘从繁花烂漫中回过头来,一转眼却看到两个完全一样的脸,身高一样,声音一样。小姑娘茫然起来,咬着指头思考难道还有第三个阿爸?她扭扭身子决定先亲左边的脸一口,再亲右边的脸一口。左边的脸笑如春风,她摇着屁股站起来很快决定了自己要宠幸哪个阿爸。

荒顶着临时变出的虚假模样,冷然的看着自家闺女又一次投错了怀抱。又一次,哪怕他照顾她这么久,只要少年荒出现小姑娘总是选他的。荒不愿意承认自己心中郁结。

弄得好似争风吃醋一般因此抱怨实在是幼稚,但是晚上阴阳师回来时荒忍了又忍,话最后还是从嘴边溜出来,“我觉得女儿不喜欢我。”
这个不喜欢自然是有比较的,荒一向高傲,不在乎旁的人事,自己白日里常有任务根本不在寮中,严格来说陪孩子的时间比荒可少多了,他还能和谁比阴阳师一听就知道。

这个么,她想着女儿看人下菜的狡猾做风把扇子打在荒肩膀上捂着嘴笑,“你不要气恼啦。她呀她,我们女儿可机灵着,你总愿意宠她,她这是犯了贪心呢…”

阴阳师清咳一声又有点窘迫的补充上自己的发现,“但你也别太拘着她,她好像…就喜欢跟你唱反调。”

评论(1)
热度(42)

© 亓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