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要

私语

来日应识

荒BG
你们式神好时髦哦一个二个都戴面具,给荒酱也来一个。
他在出现时身上挂着的就是面具了(我真不确定原画上挂的是啥
设定有非人类聚集类似鬼市的集会,大家都在浅催眠状态会下意识忽视彼此所以相安无事。少女晚上灵魂误入
————————

少女独自漫步在街道上,灯笼绵延出红光晦暗,新奇古怪的吆喝在拐角的阴影里此起彼伏,鼓点震荡,带出一分热闹。少女目不斜视,一步又一步笔直往前走,穿过无数来来往往头戴面具的身影。
一个人类少女。
道路旁闪烁的眼睛在窃窃私语,露出垂涎的光。
“人类?你是专程来寻我的吗?”无数流淌的人影中一个突然停了下来,舌头从面具下滑稽的嘴中漏出,蛇一样伸向少女,它狞笑着,已经想象出鲜肉入口的美味。
少女的眼神空茫,她停住脚迟钝的望向发声之处,在柔韧的舌头将要舔上时下意识地伸出手一把抓住了它长长的形体。
这是什么东西,少女并不准备放手,她有些好奇,手下一个用力,妖怪立刻惊叫着挣扎起来。
然后她听见有人轻笑,在一片噪杂和叫唤中这声音低沉悦耳,一个瞬间就让她走了神,她松开手,转了转脑袋,习惯性的想要张望寻找。
重获自由的妖怪立刻大叫起来,它咒骂发誓要吃了眼前这个无知的人类。暴怒的声音穿透人群,鼓声骤停,街上行走的身影停下,无数双如饥似渴的眼睛望向这里,眼神刮在少女鲜嫩的皮肉上,他们只等着一个开始扑上去把她啃咬干净。
没脑子的蠢货,街边的黑影躁动,本来他们几个可以寻了时机悄无声息独吞人类,现在却要和一群妖怪抢食,他们用无人听懂的言语嚎叫着上下攒动,按捺不住想要冲上去尝鲜,但是可怜的理智尚有立足之地,第一个下口妖怪往往也会被一起撕碎。
少女仍在一片茫然中,她不知道悠长的乐声为何停下,繁华的街道现在好似空无一人,她转了个身,只听见自己的脚步在地上摩擦。
“走!”一个人突然上前来拉住少女的手带着她往前。
“怎么?”少女匆忙开口,她辨认出这是刚才那个发出笑声的人。
“不走你想死吗?”荒看着围绕在四周的妖怪,浓郁的妖气如黑雾遮眼。
少女虽然不明状况可听着周围又突然活跃的密集脚步她还是紧张起来,她努力想跟上荒的步子,但他实在太快,少女跌跌撞撞往前走,拖地的衣摆把她自己绊的踉跄。她咬咬牙,干脆不顾形象扯松腰带把下摆揉成一团捏在右手上。
鼓乐重新响起,吞噬完长舌妖怪最后一滴血肉的妖物心满意足地散去,人流重新涌动,喧嚣的街市一如既往。
荒的身影停下,后面喘着气依旧小跑的少女收势不及眼看就要撞到树上,荒抬手拦住她的腰,刚好稳住她。
“谢谢。”少女深吸一口气缓下呼吸。自来熟的就势把手臂搭在荒腰上,她感受出他柔软的衣袍。
“把手拿开。”荒冷冷开口。
少女被冻的愣了一下,但她还是执拗的扣住手,甚至揽得更紧了,她无赖的想要想让她松开除非他亲自来扯,她有预感现在松手面前的人就会立刻跑掉。
“可我想看看你的样子,我想感谢你…知道你是谁我以后才可以感谢你呀。”她祈求道,但抬起头时她脸上闪过一丝羞恼,“我现在是看不见的,我又忘了。”
她歪着脑袋提出了更无礼的要求,“那我可以摸摸你吗?”
荒挑起眉毛,还没有人敢对他提出这么大胆的要求。
但少女看不见他的神情,害怕自己被拒绝,在心里倒数了三秒还没有听见荒的回答,她赶紧伸出了手。
“不准用右手。”
右手…右手是刚刚抓过奇怪东西的吗?少女心虚的缩回右手,乖乖的抬起左手,这次她动作小心又缓慢。
少女的手臂试着往上举了举才摸到柔软的皮肤,她发现他比父亲都要高,她摸过他没有温柔笑意的脸颊和唇角,顿了顿继续往上。
“你为什么不笑?”
“没有必要。”
少女摸出他言语间的肌肉活动,眼睛里满上明显的笑意,这笑意使荒更僵硬了,他想快点结束自己这莫名其妙的应允。
“你带了面具?”少女摸到硬实的材质,面具覆盖了半张脸。她的手指不安分的弹在他脸上,想把他的面具推上去。
荒按住了她的手,他嘴唇蠕动也许想说什么,但静了一会儿以后他自己把面具摘了下来。
少女的手顺利往上,指腹在荒低垂的眼睫上轻刷,她乐了一会儿才继续探向眉间,他眉心紧蹙,不开心呀……少女想把他的眉毛拉平,但试了几次荒的眉头反而皱的更紧了,她讪讪缩回手,多了一分歉疚,“真的对不起,我会…我会把你记好的!下次不管走到哪里都一定可以认出你来。”
荒看了少女一眼,月色更衬出她的无知和天真,这样的人——“这个承诺我收下了。”
善于遗忘的你能把它保存多久呢?
风乍起,他抬手把面具扣回脸上,少女惊觉自己又恢复了视野,她赶紧抬眼,却只见利落的下颌和紧抿的唇线。
“有缘再见。”荒寡言至极,身形随风散去。徒留少女一人站在树下,远处有归家的灯火,在黑夜里闪烁招摇,少女抓抓脑袋努力把今晚的相遇刻下,迈开脚踏上回家的路。荒注视着她,再见的时刻已经注定,在少女看不见的地方他期待着——写好的那一天。

评论
热度(23)

© 亓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