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要

私语

番罗(2)

门被拉开,头顶托盘的兔子跳进屋内,清晨的阳光和恼人的声音一同出现,“早上好,荒。早餐时间到。”
今天是难得的大晴天,雾霭散去,终日阴沉的都坪山也被照耀出明媚温暖。相较于过分活泼一早就开始啼叫的鸟儿,荒算是起迟了,他懒懒翻身,躲开这过分的明亮。
放下托盘,兔子跳到床上,踩了荒几脚滚到他面前,把草屑都蹭在他被褥上。
“你会赖床还真是少见。”
“我以为这里是有统一时间安排的。”
“唔,今天太阳出来的早嘛。”
“你故意的。”荒睁开眼睛,捉住兔子耳朵把它扔回地上。兔子在半空灵巧翻转,刚刚平稳落地就被一团衣物完全盖住。
番罗赶紧控制住兔子,它正手忙脚乱挣扎在衣物里,就被一只手轻易捞出。它抬起头对上荒探究的视线,探究它这只自来熟的兔子死缠烂打是出于警惕还是担忧。
荒幽深的瞳孔映出兔子过分拟人的反应。
“有什么事吗?”
“不,没什么。”
兔子抖了一下长耳,偏头往门外看去。
“咦,白术在外面。”
“我先走了。”
荒点点头。
“它有什么问题?”
白术有一张过分苍白的脸,合着他身上药香,使不熟悉的人下意识认定他虚弱无害。他把因为过长而垂落眼前的头发理到脑后,看荒目送那只兔子离开。
“它不该这么聪明。”
白术轻嗤,“聪明吗?不过是寻常小妖,山上还有很多。”
“我给你的线索,查的怎么样?”
“我猜错了,‘药’不是死因。那群人里至少三个死于妖怪之手,其他妖怪的事,我是不会插手的。”
“是吗,你觉得这会是谁做的?”
“你想在妖怪的地盘上查妖怪的行径?别这么明目张胆,野兽生于山林,一年年总归有人要死于非命。”
“这些人死法相似。”
“所有死在妖怪手上的人都死状相似。”
荒皱起眉头,“这不一样。”
“那你继续找吧,好运。还有,别来找我。”
“据我所知,这群死者里有人曾救过你一命。”
白术停下脚步,“那又如何,他已经死了。”
荒沉默不语。
“我知道你什么意思,可我没有人类的道德束缚。你肯查此事凶手,难道因为人类于你有恩?”
有恩?倒不如说有仇,荒的手指扣在桌上,忍不住低笑,不是所有行动都需要爱憎分明的理由。
白术走的义无反顾,“你又不是阴阳师,何必给自己找麻烦,不过几个人罢了。”
不过是人罢了。
人妖相异,神鬼殊途,所以有些能够忘却,有些能够宽恕。荒撑着额头,觉得他与人类恩怨已清,这件事也就…慢慢查吧。


tbc

评论
热度(1)

© 亓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