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要

私语

陈晓和苏柯(1)

不要小看小孩子啊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班上终于开始兴起送生日礼物的风气。
苏柯是班上最受欢迎的人,陈晓已经忘了他是什么时候从众多人中脱颖而出开始备受关注,她总记得好像还在不久之前他还是安安静静的总一个人独来独往。
陈晓很快没有再深究这个问题,她觉得苏柯挺好,受到欢迎也不是什么太奇怪的事。
苏柯有一双黑亮的眼睛,仿佛就与旁人不同,他眼里永远有一泓水,潋滟映出纤长睫毛。他的皮肤也白而干净,在太阳下偶尔挂上一点红晕。总之在苏柯眼里他怎么看怎么可爱。
苏柯没有人送礼物,但她也兴奋着,想送别人礼物。她看见苏柯收下各式各样系着蝴蝶结的包装盒,扬着笑一一和人道谢,她想我也要送他礼物。
准备礼物花了陈晓一番时间,她没去过精品礼物店,也压根就没想过要去。她有自己私藏的一堆宝物。她翻翻找找,找出了当年旅游带回的小海螺,它绝不仅仅是海螺,何晓心虚地想起母亲那条被她整个塞进螺壳的珍珠手链。
陈晓从学校门口小卖部买回一卷包书纸,外婆在旁边惊讶,“你终于愿意给你那些书套壳了?”
“才不是。”
陈晓找了个大一点的牙膏盒,把乱七八糟的零散物件放进去,海螺,五颜六色的玻璃珠,几个挂饰,还有她攒下的二十块零花钱。盒子拿纸贴好重新包装一遍,陈晓十分满意,觉得这是最好的礼物了。
第二天,她当着大家的面把盒子摆在苏柯面前,“生日快乐。”
一群人好奇凑到他身边,催促他打开盒子。
陈晓做回原位,眼角余光偷偷往那边瞥。
“嗬,这是牙膏盒吧……”陈晓听见一个男声大声说,她一怔,有点不好的预感。
苏柯往里面看了一眼,犹豫过后还是倒了出来,硬币和各色珠子落到桌子上丁零当啷在喧闹中造出一阵新的声响。
直到一切展现人前,陈晓才惊觉不妥,她搞砸了。
她没再去听那片聚在一起的人发出怎样的笑,打开书看着密密麻麻的字仔细思索。这一刻起她第一次知道自己爱若珍宝的事物在别人眼里很可能只是一堆垃圾。陈晓觉得这个事实刺眼的讨厌。
后来陈晓在街边买了一条项链,不值钱的廉价货但它闪闪发亮,在小孩子心中就是可爱的。
杨帆跑到她面前提出交换。
“你把这条项链送给我当生日礼物,我下次买别的礼物还给你,大家礼尚往来怎么样?”
陈晓茫然打量她陌生的脸,她是班上最受欢迎人群中的一员,应该苏柯的好朋友。她想着她所谓的“礼尚往来”,难道这就是一般人眼中礼物的含义了吗?毫无寄托的摆件。
“好啊。”
陈晓由此学会珍藏自己的喜好,随着大众挑选一些漂亮新奇的物件讨人欢心。即便自己没什么零花钱,挑选礼物也变成一件简单的事情。
陈晓不是班上受欢迎的人,好在成绩不错,得老师喜欢令她也没什么压力。
四年级的时候,语文课代表变成了苏柯。与此同时,各种流言也开始飞起。陈晓听同学说聊起苏柯,一直聊到他的家人,他家大约有点钱,多有钱,陈晓也没听苏柯本人说过。她又听他们说自己大约不再讨老师喜欢。
“我觉得数学课代表要换了,绝对是苏柯。”
陈晓觉得不可能,新来的数学老师确实对自己没特别喜爱,但无缘无故老师怎么会想换掉她呢。
老师当然不会无缘无故换班级职务。一天年轻的女老师气冲冲走进教室,放下教案就让陈晓站起来。
“你的作业本送哪儿去了?”
“早上就送到办公室去了,就放您桌子上。”
“我今天找了一地根本没看到,弄丢了全班作业这责任你怎么担!”
下面骚动起来。
“老师,可我明明记得…”
老师手一挥,打断了她的话,“我一直对你寄予厚望,没想到你这么不负责。行了,这课代表你别当了,以后数学课代表都是苏柯。你去给我把作业本找回来,不然我就直接和班主任让她看看你是怎么干活的。”
不可能的。陈晓脑子里嗡嗡响,她才懒得管这数学课代表谁来当,她就想确定自己有没有犯错。如果真的丢了所有人的作业,她无法想象怎么面对班里同学的目光。
一下课她就冲到办公室,拉开椅子撑在办公桌前仔细看,没花多少功夫她就在杂乱中看出班上的作业本,它们正歪歪斜斜摞在办公桌右上,何晓翻开它,没有批改。她摸摸耳朵走开。
陈晓想也许她会得到一个道歉,起码向大家交代她没有弄丢过作业。然而作业本悄无声息的照常发回到各个同学手上,除了她,她的作业本不见了。
陈晓以一种大人的姿态高高在上的想,原来小学就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关于这件事数学老师没再说一句有关的话,何晓也懒的再问为什么没有道歉,自己的作业去哪儿了。她没继续交作业,数学老师也没任何反应。
为此陈晓感受了好几日同学复杂目光的洗礼,就算还是孩子,大家也能轻易看出对错。
苏柯就这样成了数学课代表,后来还成了班长,作为得利者他一句话也没和陈晓说。
如果苏柯趾高气扬,陈晓也许还能指着他骂一顿。但苏柯偏偏毫无变化,平平淡淡完成任务,接受老师日常夸奖。陈晓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但总之这份期待落空了。
陈晓不能确定自己究竟该不该怪他,那我就要讨厌他,她暗自决定。单方面把本就稀少的交集彻底斩断。
小学剩下的两年,陈晓离人群越来越远。
六年级时她和方翩翩孤零零坐在花坛边,看同班同学热情的相互呼唤,体育课上除了他两个个都生龙活虎,快要毕业了,大家的同学情谊好似更加深厚。
方翩翩眯着眼睛看远处,指了一下苏柯对何晓开口,“他到初中一定有多女生追。”
“嗯,是啊,他本来就讨人喜欢。”
在小学生的眼中初中永远带着一层神秘色彩,恋爱,青春期,群架,所有家长禁止的事情都仿佛注定要在那个年纪发生。
“他自己也知道,还刻意去讨人喜欢。”
“大约他也有喜欢的人吧。”
“杨帆?”
“谁知道呢。”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围绕苏柯聊了起来,好似他家长一般评论他做的事情对错。
“但如果他够聪明,就应该知道要好好学习。”
“他一向聪明,可谁知道他怎么想。”
他们居然都记着苏柯做过的许多事情,还能在这里讲这么多关于他的话,两个女孩对视一眼,都在一瞬间明白对方一定对苏柯有好感,但马上就要毕业,喜不喜欢又有什么区别?况且这个年纪,谁觉得喜欢就一定要恋爱呢?他们毫无芥蒂,为这个发现大笑起来,换个话题依旧聊的愉快。
陈晓看着不远处闪闪发亮的白皮肤心想,终于要毕业了,以后再看不见他最好。

评论

© 亓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