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要

私语

陈晓和苏柯(2)

初中读了几周,陈晓一次做早操时偶然一瞥,居然又看见苏柯。
她心里想有什么好在意的,但耳朵还是忍不住听着,从只言片语中听出他是楼下七班的学生。一个学校又怎么样,陈晓很快把这事忘到脑后。
每天困在教室里,陈晓与同班同学日日相对,喜欢过前座的毛文,后座的程尚山,旁边的林培。喜欢林培的时候陈晓的暗恋反应最为强烈。
她不知道自己中了什么邪,突然一眼心就开始疯狂跳动,浑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叫嚣着跳到他面前展现自我。
陈晓觉得不对劲,但她难以抗拒,她亲近他并为此发自内心的兴奋欢喜。
这太糟糕了,她感到紧迫,必须学会控制自己。对于陈晓来说,面子高于一切,她绝不乐意让人看出自己有喜欢的人。
这是弱点,是把柄,她冷酷的想。
陈晓小心翼翼地压抑暗示自己。
一天中午她写作业到放学过后,发现林培居然去而复返,“我中午不回去了。”
陈晓默不作声把收好的书包放了回去,她突然也不想回去了。
陈晓插着口袋出去随意吃了些东西就赶回教室,班里仅剩的人在热闹的聊天,林培还在,陈晓心里一松,坐下看他们聊。
离上课还有一小时时林培突然开口,“我现在有点想回去一趟。”
他絮絮叨叨说了一堆事情,问众人他该不该回去。
陈晓脸上泛起红晕,“想回你就回呗。”但她心里的恋爱情绪却在唱反调叫他别走。
林培看着她的眼睛,“现在走吗?”
“回去吧。”她撑着脸,掩盖自己可能暴露的心思。
众人也开口,“想回快回去,现在还来得及。”
午后的阳光晒的人发懒,困意绕上心头。
林培走了。
陈晓发现自己疯狂跳动了一个多星期的心在这次称得上亲密的交谈后终于安静下来,她再去想林培,心里居然没有任何感觉。
我不喜欢他了,陈晓心里美滋滋的,断言喜欢不过就这样浅薄软弱的东西。
她哼着小曲儿出门去买奶茶,正碰上上学的拥挤人群。
她由上往下,一低头看见苏柯正在楼梯上,他仰起脸正与她四目相对。
陈晓早发现自己对人眼睛特殊的偏爱,苏柯的眼睛还和他小时候一样黑亮,在人流中陈晓偏偏只看到他的脸。
她扭过头,稳着神情挤到旁边下了楼。原先轻松愉快的心情荡然无存。她与苏柯对视不过两秒,在走出教学楼得二十分钟里却在她脑海里反复回放,两秒被无限延长,他脸上的神情也被不断细化,他在想什么,陈晓控制不住自己去猜想。
她心里生出烦躁,难道我还喜欢他?我不要喜欢任何人。
这大约是青春期特有的倔强。
去外校参加竞赛时,陈晓没想到居然和苏柯一个考场,考完试由老师带队,大家三三两两拖着时间往回走。
“考的怎么样?”苏柯居然主动和她搭话,说的还是她最讨厌的模式,考得怎么样。
考得怎么样在学生中绝不仅仅是一句友好问候,这其中还可能包含无数幸灾乐祸和暗自窃喜。
陈晓皱起眉头,像无数次被提问一样扯开一个笑,“一般般吧。”
苏柯知趣地不再问。
“你是在13班吗?”
“嗯。”
“对了你现在还看动漫吗?我记得你原来好像经常看。”
“看啊,”话题终于转到陈晓喜欢的地方,“我还看小说。”
上初中以后,陈晓突然对小学时不屑一顾的言情小说产生极大兴趣,心里住进了一堆王子。陈晓收集各种贴纸,把印着他们头像的笔小心翼翼塞进文具盒里。
她说着就把书包拉到身前,要掏出笔记本给他介绍她心爱的各种王子。
“不用了不用了。”苏柯立刻摇头,好像遇见洪水猛兽。
陈晓第一次被拒绝的这么干脆,一脸笑都凝固在脸上,不情不愿收起书包。
“我最近在学习网页制作,我爸爸给我买了些书,我准备试着弄个个人主页。”
陈晓向来对计算机技术不感兴趣,小学时那少的可怜的计算机课她几乎次次都要因为讲话走神就被叫到办公室去单独教育。
陈晓撇嘴,心想就你能讲别人不感兴趣的话题了?
她一路听苏柯说话,总觉得他浑身上下洋溢出上进的光芒,她心里烦躁,见到学校简直像见到救星。
“我回教室了。”她脚下生风,走得格外急促,让苏柯连再见都还没说出口。
学业顺利心情愉快,陈晓把注意力转移到她的信任纸片王子ABC身上,幻想中没有任何恋爱的忧虑,她整个人都美得轻飘飘的。
推开办公室门,她放下作业,看见老曾又在训人。
老曾是物理老师,以高压闻名,一张嘴毒遍八方,不带脏字就能训到你怀疑人生,觉得自己就是该进自下水道里的废物。
陈晓看见班上的方和平眼泪都流下来了。想起他上次红着眼睛和班主任抱怨,八成也是为了这事。
陈晓目光一转,陡然同情起旁边同样挨批的苏柯。
她站在走廊上吹风,苏柯没一会儿就出来了。陈晓想他心里大约也不太好过,拍拍他的肩膀,“想开点,老曾就这样。”
“你也挨过批?”
“我是第一批,都初二时候的事了。老曾当时一到班上第一个就拿我开刀,你看我现在还不是活蹦乱跳,与物理相亲相爱。”
苏柯笑了一下,“行,没事的。”
“回去好好看书,多做几遍题,你成绩上去了她就不会再盯你。”
“你这语气和老师真像,怪不得…”
“又背后说我什么了?”陈晓抱着双臂,想班主任老李总喜欢在其他班替她吹牛。
“我知道没几个同学喜欢我。”
所以别喜欢别人。
陈晓露齿一笑,推了苏柯一把,“好了,快回去上课吧。”

评论

© 亓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