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要

私语

恶作(1)

明明是想写一个纯YY反穿故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这是一个惊悚故事吧……

搬家后你终于有了完全属于自己的私人空间,兴奋散尽后你居然升出些寂寞,这是全然没有父母同住时的温馨感觉。你趴在床上戳开淘宝,准备多购置一些摆件。
你早看上金牌店里的热销抱枕,想等着给自己也买一款。但花了半天时间,你面对一堆图宣越看越尴尬,却还是没发现自己喜欢的样式。
百无聊赖往下翻了许多页,你突然在一堆相似的图片捕捉到不一样的风格,你定睛一看:“AA专定——将爱人送到您身边(拍前务必联系客服)。”
你点开页面研究了半天商品介绍,觉得这大约是个可以来图定制抱枕的。
“你好,请问这里可以自由选择定制人物吗?”
“名字。”
“荒,阴阳师的,我把图发过来了。”
那边过了三分钟才回复,“需要的话请在十分钟内下单,逾期不候,下单后无货一日内保证到货。”
你一时冲动买下后才觉得该仔细看看商品评价,翻回订购页面,月售居然仅一笔,那不就只有你买吗?你安慰自己现在只是月初,但看着商品旁边标着鲜红的已截单,心中还是升起不安,只能希望这家店能稍微靠谱一点。
次日你的傍晚你的门铃突兀响起一声。
“谁啊?”门外没有回应。
你今天提前回了家,正在做饭,现在也顾不得还在锅里煎熬的青菜,急匆匆放下锅铲,打开门就看见巨大的纸箱横在门前,手机传来消息提醒,商品AA定制抱枕:商品已签收。
你虽然一头雾水,看着空无一人的过道,不知道为什么快递电话都没打一个就把货送上门来了,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进门卫的,你的疑惑一闪而过好奇心很快占据上风。
你把超乎预料的沉重快递拖进门内,看着与想象中截然不同的包装箱,你突然想到特洛伊木马,心中不由好笑,这总不会是店家费心寄来的危险物品,你拿来裁纸刀哼着曲儿拆开包装。
纸箱打开后先是一层柔软的泡沫纸。质感分明的黑色卡片躺在上面“祝您美梦成真。”你拿起它翻覆看了看,鼻尖闻到一股香水味儿。包装还不错吧,你更加好奇实物会是什么样子。
扯开严实的泡沫,又是一层纸箱,没上胶带,你轻轻松松打开了它,看见里面横卧着一个男人,绝对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你满脸的笑瞬间凝固,裁纸刀掉到地上。你的感官从未如此敏锐,你愣看他几秒直觉他浑身都是毫无起伏呼吸的平静。你伸出手下意识就想要确认他是否死了。
你的手贴在人中上…没有呼吸,谁他妈给你送来了一具尸体!
你浑身打颤,拿起手机想要报警。但一阵灵光突然在你脑中闪过,你仔细看起因为紧张而未曾注意过的细节,不,不能被称为细节了,这么明显的几乎与设定一致的服饰,你剧烈喘气,盯着他的脸,他的唇带着乌青的深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已经死了。
是啊……这是一个死人,你无力瘫坐在地上,一瞬间的犹豫足以改变选择,不安沸腾,你不知还该不该打出报警电话。
你哆嗦着打开手机,抱着残存的侥幸按着卖家的电话打了过去,无人接听。你给客服留言,申请退款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你平复呼吸,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从厨房里找出一次性手套,小心翼翼在包装箱缝隙、在他繁复的衣物间摸索,没有身份证,任何可以证明他身份的其他物品。
一个真正的人,和自己毫无交集的人,你安慰自己,警方不可能迅速找上门来。退一万步讲如果他不是人,做个随便的假设,像无数小说里写的那样——你深吸一口气,更不会有人来查一个不曾真实存在的家伙。
你浑浑噩噩把箱子重新盖上,扶着墙壁回到卧室里,也许睡一觉起来会有更好的答案,但是现在拖住这件事情成了你唯一的想法。
你关上灯,回望客厅那巨大恍若棺材的箱子,心中一阵阵发冷。下一秒灯就被你重新打开,暖黄的灯光给寂静寒冷的夜增添少许温度。
你的头疼得厉害,你忘记了锅里冷掉的饭菜,还插着电的电饭煲,在浴室里一遍又一遍任凭热水冲洗自己,你看着自己的手,反反复复搓洗,来自那沉重尸体的冰冷的温度却犹在指间。
绝望和无助在你心头升起。
你做了二十多年的守法公民,从来没有接触过任何犯罪,为什么这种怪事会找上自己?
你想到订单,想到那张“祝你美梦成真”的卡片,想到尸体身上的C服,浓重的郁色压下,你仿佛可以窥见那隐在暗处的凶手恶意满满的笑。
半夜里你从梦中惊醒,终于愿意面对现实。你在脑海里用他也许只是假人或者他只是睡着了这些荒谬可笑的猜测安慰自己无数次,深吸一口气重新打开箱子,看见一块块大约是尸斑的东西浮出来,是真的人,真的死人。
你睁大眼睛看着他,原先灯光下不甚明显的妆容在褪尽血色的灰白面颊上突兀万分,你想起刻画眉眼的遗照,想起尸体火葬以前殡仪馆整理入殓的惯例。你突然很想吐。
够了。
你报警了。
干练的女声在另一头响起,你口吃的厉害,想好的语句被困唇舌,挣扎许久才完整说出地址。
“求你们了快点来啊!”
这是你现在心中最迫切的呼喊。

评论
热度(2)

© 亓要 | Powered by LOFTER